废话

Take the Pain:

  关于带土、卡卡西还有琳。纯废话。只是实在不吐不快……写完之后难受了好几天的心情一下子就畅快多了。就这样吧,嗯。


  687话里有个分镜很有意思,就是佐助说带土已经没救了,让鸣人过来那里。鸣人还没有接受带土即将死亡这个事实,沉默着表示拒绝,然后佐助看了一眼卡卡西,卡卡西回看他,佐助就先走一步了。佐助啊……他比鸣人细致多了,在鸣人还处于一个跟谁都要感同身受一下的圣母阶段(中性词),他早已在分清每个人的情感指向以及事物的主次了,他看卡卡西那一眼有好几个意思,之前佐助准备给刚被抽了尾兽的带土致命一击时被卡卡西拦了下来,那个卡卡西居然会说“让我来”这种主张自我的话,从佐助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受到了些许震撼的,他虽然不清楚这俩的因缘,但那时他就明白了对卡卡西而言带土是很重要的存在,所以他的思考有几个层次,其一从战局上来讲,他希望鸣人能更顾大局一些;其二,带土快要死了,反正你也无法把他救回来,如果希望他弥留之际能够不要孤单,他身边也有卡卡西陪着;其三,他也希望卡卡西能开口把鸣人劝走什么的。但卡卡西却用眼神把他给挡了回去……

  所以卡卡西是怎么想的?带土说了“比起无谓地浪费口舌,不如多留心敌人”之后,他除了辉夜转换世界时惊讶了一下之外就再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了, 真的……是一句话都没有再说了。黑绝讽刺带土孓然一身、没有任何人会为了他而伤心时他也沉默着,他难道不会伤心吗?怎么可能。但他难道还要说出“他不是一个人”或者“我会伤心”这种话来吗?就不说OOC的问题了,他有那个立场吗……他要是开口,那任何一句话都会成为挽留,但带土是理当会死去的,从他掉面具的那个瞬间起,要么颠覆世界,如若颠覆不成,那就只有死才是他最轻松也最得偿所愿的归宿了,所以他从小黑屋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抢人头,就是被有些人黑过的抢人头。难道他能把带土留给其他人杀吗?就算不考虑他身为带土朋友的私心,整个忍界都对带土深恶痛绝,要真落到了别人手里带土还能干脆利落地走吗?

  而鸣人,卡卡西和带土都是真感谢鸣人。对卡卡西,带土觉得他们该谈的都已谈过了,他也跟卡卡西道过别了,而且卡卡西可是跟他同年的大叔了,他什么没经历过?什么弯子绕不出来?<他是这么想的。而鸣人不一样,这个才15岁的孩子比卡卡西更需要安慰,带土为什么要对鸣人说最后那段话,他起初的意思就是想安慰和鼓励这个孩子的吧,他想将认同、安慰和鼓励给予这个跟过去的自己一样的鸣人。卡卡西明显注意到他的这个目的了,或者说不管带土是不是这个目的,他也认为带土最后能跟鸣人有个交接是好的,因为在卡卡西看来,鸣人是那么一个符合带土理想的存在,事实上真正将带土拉回来的不也是鸣人吗?他也会怀疑,自己在这个过程当中真的有起到什么作用吗?他难道不是,没有给过带土任何一样东西吗?

  我觉得他是真的会这样想的。在他们都还小的时候,卡卡西跟带土是有过一段互相看不顺眼的时期的,但随着带土从下忍升成中忍、随着他逐渐变强,卡卡西也是对他有一些改观的,最初一味的嫌弃渐渐地变成了部分的认同感,但总体上来讲还是嫌弃的,不过带土应该也意识到卡卡西的态度渐渐在软和这件事了,对比下卡卡西外传和四战时回忆中这俩两个时期的吵架模式就能很明确地看出这点,卡卡西外传中卡卡西对带土的敷衍和嘲讽都少了很多,而带土明显也对卡卡西的毒舌有包容力得多了,甚至有那么一丝“怎么又是这个哦,懒得跟你吵”的感觉在里面(以及个人认为这一幕特别能显示带土比卡卡西年长这个事实)……但是就算心理有变化,卡卡西他表现出来了吗?大家可以回忆下,鸣人和佐助真正意义上认同彼此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在波之国的特训期间开始的,一锤定音的则是佐助帮鸣人挡千本和那句“你可别死了”。带土和卡卡西之间也是有这样决定性的转机的,在哪儿呢?——神无毗桥。

  所以讲句实话,卡卡西真的没有给过带土任何东西。带土肯定了白牙,将卡卡西从深重的心理阴影当中解放出来,他还救了卡卡西一命,他将自己心爱的女孩子托付给卡卡西,而卡卡西却在那之后(即便是事出有因也是)亲手将她杀死了。他虽然将带土的理念传承了下去,还给带土上了十八年坟,但这些行为对带土带来了哪怕一项好处吗?没有,他真的什么都没有给过带土,唯一为带土而瞎掉的那只左眼,后来也被带土用他自己的左眼给填上了。带土是他的光,带土的话语和生命让他能够继续努力地走下去,但作为一个纯粹的受益者、一个完全被动的得到者,他没有立场对带土说任何主张自己的话。借用猎人里小杰的名言,“朋友是不需要资格的”,但小时候的他连带土最需要也最期望的认同都没有真正给过,无论发生什么都一直给予带土认同、安慰与激励的人是谁?是琳。水门对任何人都是那么温柔和善,如果他曾有过那么一丝偏心的话,出于人惯常的同情心、对优秀人才的关注、以及他的师傅是自来也而自来也是白牙的后辈这些多种多样的原因,他也只可能会是有那么一些偏向卡卡西……那么,带土将琳视为唯一的光、并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决心报社,不都很好理解了吗。他是个孤儿,出身于精英一族却没有显眼的才能,因为弱小而从不受重视,这世界本就没给过他多少温柔,而琳就是那个待他最温柔、也向来都不吝于给他鼓励与认同的人了,而她却死去了。

  更重要的是,无疑卡卡西是想到了这一层的。而四代抓住他刺向带土的苦无说你们是“朋友”,带土在重新给自己定位时,他的第一句话就说自己是卡卡西的“朋友”……那两个瞬间他大概都有种被攻略了的感觉(什么破比喻)。而从带土的角度来看,在他心目中,卡卡西无疑是还活着的人当中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个了。一般来讲一个CP有这个想法就足够达成HE了,但看重带土也为带土所看重的人当中,还活着的也就卡卡西一个了,带土又是个为了让死去的人复生而宁愿颠覆世界的主,这还怎么比?

  中年组的粉经常开这么个玩笑,说带土是卡琳粉,而卡卡西是带琳粉,的确如此,这里面的逻辑是这样的:卡卡西认为带土那么喜欢琳、带土是个那么温柔的人,琳要是能跟他在一起就好了,至于琳的心意,那是次要的了;带土希望自己能跟琳在一起,但毕竟琳喜欢的是卡卡西,带土认同卡卡西这个哥们儿,自己的好哥们儿一定能让琳幸福的,至于卡卡西的想法,他大概也没认真考虑过。

  还有一点,带卡/卡带惯用梗的十八年,上坟十八年是真,但STK十八年大概不是真。虽然原著中有带土看到卡卡西上坟的那一幕,但那段时间带土正在谋划夺取九尾,他自然是要经常出入木叶的,除了在宇智波家附近晃荡和到处搜寻情报之外的空闲时间,他在琳的墓前碰到卡卡西真是概率相当之大的一件事情。而且,他是在琳的墓前见到卡卡西的,四战时他对卡卡西说“要创造一个英雄不必在墓前忏悔的世界”时想到的也是琳的墓,而这十八年间我觉得他并不会刻意去木叶,为了保密身份甚至会尽量避免靠近木叶,那又何来的STK十八年?所以说,他真的知道卡卡西最常去的其实不是木叶公墓而是慰灵碑吗?

  也提一提琳,其实我觉得琳是个让我觉得很可怜的人物。AB塑造的女性角色都很贴近生活,所以很容易就能被喜欢上也很容易就会被黑,大家都叫琳女神,但黑她的人也有,黑点就是带土被压在大石之下、直面诸多敌人时卡卡西帮带土告白后她的那句“那么卡卡西,你应该也知道我的心意”。说起来,虽然我认为道德对于人类社会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但我很讨厌将道德作为评判基准的这种做法、打心底里厌恶将道德视为理所应当的想法,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大概是个比较反道德的人吧。如果卡卡西这句话是在一个没有那么紧张、更为平和的环境当中提出的话,早就心里有数的琳大概会更平静地接受吧,但卡卡西偏偏是在那么一个大环境下说出来了,用一句少女漫常见台词就是“ずるいよ”,本来就已经失去重要的伙伴了,琳面对卡卡西这个发言的那个反应简直……可正常也可温柔了有没有!而自从带土物理上脱离水门班之后,琳就被渐渐地物化了。对卡卡西而言,她就像是带土留下的遗物,无论如何都要好好保护,但他本人对琳却没有更多的想法了。而带土心中的琳则是在少年心性与时间的影响下,渐渐地就演化成一个符号了,一个会无条件地待他温柔、无条件地认同与鼓励他的符号,就像卡卡西心中的带土也被漫长的时间物化成了一个符号一般。但带土的复生打断了卡卡西心中的物化,他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这种转变,现在的带土在卡卡西心中已不再是符号而是活生生的人类,但带土却没有机会让物化的琳恢复成人了。无论是在化为十尾人柱力时联想到的琳的笑容,还是死去时无条件地包容了他的琳,都有种已然褪去了人性的感觉。但无论如何……他都没有机会让被物化的她还原成人了。实属无可奈何。

  而带土,带土是个十分自我的人。这点无可厚非,人就应当是自我的,应当是无比自我的才是。 他在最后那一刻只来得及做他认为有价值的事了,他做了哪些事呢?他用理论上讲相当于是自杀的方式守护了未来的小辈们,他还让卡卡西活下来了,觉得累不爱的带卡/卡带er们别忘记带土在跟鸣人谈人生之前是先对卡卡西说了“别太早过来”的哦,而且如果不是为了安慰鸣人我相信他也不想在那个时刻谈人生的,[划掉]虽然的确有了谈人生这个结局才够帅来着,[/划掉]不过我在写到这里之前也是差点忘掉了……OTL【。】而他想让相当于自己延续的鸣人活下去,为了这样的鸣人他也想让卡卡西活下去……鸣人/过去的我就拜托你了?虽然并非完全如此,但这个思路应该也是存在的。

  带土做了他自己的选择,而卡卡西,卡卡西选择了维护他的意愿和选择。不过他到底没有带土认为的那么坚强,或者带土在他心中的地位到底比带土所认为的要重要得太多,所以他还是崩溃了啊……但毕竟带土是为他自己做了这些事的,也该卡卡西为自己做一些事了啊。


  以及最重要的其实还是,AB这个混账他真是每一步都是故意的…………………… 

  …………好想成立吊打AB小分队………………O<—<

评论 ( 1 )
热度 ( 181 )

© 梦里浮生一枕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