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只是一则日记而已

…………心塞………………

阿墙:

看了更新心塞塞的_(:з」∠)_然后就来补刀了!【不

OOC√基本上第一人称√

这个……欢迎提意见!【。




xx年 x月x日   


战后,一个月。


距离上一篇日记还真是过了很长的一段日子。想起来,这是当时水门老师还活着的时候,大概是对当时的我心中所存在的黑暗无法忽视而提出了一个消除它的建议吧。他说:“如果卡卡西你不想说出来的话,在日记中写出来会让自己更轻松哦。日记你知道吗?”我也是鬼使神差的,听了之后还真买了一本日记本,虽然这些年也只是偶尔想起来才写一篇。


在四战之后,村子也开始一步一步地走上正轨,看着我也是深感欣慰。现在世界很安宁和平,五国也在忙碌地建设自己的村子,大概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有余力插一脚他国的事务了。


鸣人他也开始学习打理火影的事务,忙活一天之后或许还能在一乐拉面馆看见他灰白的背影,心里既开心,又有一些怅然。孩子大了总是要走的,如今他也已然从喜欢恶作剧让人头疼的小孩子成长为一个强大坚韧的人,是个值得让村民真心依靠、信任和憧憬的男人。


他将成为新时代的强者。一旦这么想,我就觉得,我还是能很开心的。


今天我一如既往拿着《亲热天堂》路过的时候被他发现了,然后他就把我拉过去说:“老师这次你跑这么慢我还不抓住你的话就是我对你的不敬了。来来来,我也好久没和老师一起吃拉面了。这算我请你的吧!”


“嘛,老师我也老了,总不可能一直走这么快的。”我收起小黄书,对他笑了笑。果不其然听见那孩子嚷嚷着“什么啊老师你才没老呢就算老了也是老当益壮啊”。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心想这孩子什么时候还学会用成语了。只见这个小家伙却突然安静下来,他托着腮看着面馆大叔忙活着做拉面的背影。


“卡卡西老师……这个啊,我总觉得呢……”鸣人抓着头,看上去努力在酝酿。奈何他对于文学从来都只有跪下叫女王的份,最后憋得面红耳赤,但一句都憋不出来。


我做了一个很久没做过的动作——我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我说:“鸣人,拉面上了哦,趁热吃吧。”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我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你的笑容里失去了那个人的身影。”


“这也不算是件坏事,对吧。”我对自己说。


我这个人虽然就这么浑浑噩噩颓废地过了大半个辈子,也该是时候从死亡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吧。


我过去的十八年为了他活在过去,现在我将会遵循他最后所希求我的最后一件事——成为新时代坚实的后盾,引领那些充满希望的孩子走上正确和较为快捷的道路,让他们达成他们心中的梦想——不知怎的,我就是知道了他想让我做这件事。虽然这种高洁的工作也许并不需要一个内心充满黑暗的失败者,但是他认为我做得到,然后我就去做了。


然而这仅仅也只是止步于“想完成童年同伴的最后一桩心愿”,并无超出这个的感情,一厘米也没有超出过。


水门老师说,日记可以写任何事情,包括内心的软弱,包括你无法说出口的伤痛。那么上面的是叙述,接下来我在这个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能看见的日记本上所写下的,那将是我内心最深处的感情。


其实我在再次看到他的脸的时候,我曾无比庆幸,我以为他再一次回到人世,——只要他还活着,即使是搞得世界大乱的大恶人,虽然我不能说护他周全,但起码可以让他活着(除非他一心求死)。


但是在我猝不及防间,他再次保护我,给予我延续的生命,然后悄无声息地死去。我知道他这一次是真正地远离了我,真真正正的,不会再回来了。我亲眼看着他化为碎片,那时候重力不知道是多少倍,而这份重力狠狠地沉重地碾压着我的身心。我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他的消亡,看着他最后究竟是怎么笑着死去。


这个事实像当头一棒把我敲醒,剩余的那一些喜悦也都一干二净。这是他第二次离开我,而这次是永永远远的不会再整出什么幺蛾子,诈个尸,报个社什么的。我就说,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干嘛这么不惜命啊。


最让我后悔的是,我竟无法在最后跟他说上哪怕一句。“一路走好。”“再见。”“祝你幸福。”甚至是反驳那个喋喋不休吵得让人想一巴掌灭了他的黑绝:“他还有我。”这些我完全无法说出口,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眼中闪烁着光似乎在怀念以前的事,他朝鸣人方向微微一笑,最后划过我一眼,然后死去了。


其实我最想说的是对不起,虽然他无法再听到了。


他现在应该看见了他一直所憧憬和向往的女神了吧。我替他感到开心,也稍微有点为自己感到难过。我不会断了自己对他的思念,然而不会再因为这些感到伤神。我思念他,是为了待他和琳突然兴起来人间看我的时候,总归有一条清晰明辨的路,指引着他们到我身边,届时我或许还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如果有这个机会的话,可惜没有机会了。


我大概也不会总是想着他了。毕竟人死灯灭,我也不应该再继续守着一盏不会再燃起来的灯。他该获得他应有的并且迟来很多年的幸福,而那些我和他的过去,已经在他的死亡后一一化成碎片,不该存在的还是别存在好了。


然而略为遗憾的是,我无法马上看见他幸福的样子。他原本就对世界恨之入骨,这个夺去他的光的世界,夺去了他的一切的世界,所以对他来说,死亡也只是让他幸福的另一种途径。他在那个世界,又可以遇到他的光,遇到我们的老师和师母,遇到他的大侄子……只是我还有事做,我对这个人间还有迷恋,我无法立刻死去。


有时候我觉得他说得没错。我是个无用的废物,他在最后仍旧保护着我这个废物。他比我好一百倍,比我光明,比我阳光,比我更能做成大事,比我更重情义。我只是一个被黑暗打败的失败者,我被现实打压在地,我在命运前苟延残喘。而不巧的是,这样的我被他承认,被他认同和接受,被他当做了朋友。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将我拉出死门关,然后转过身来仿佛在对我说:“这个死门关我来闯,你值得更美好的未来。”其实我一点都不值得!


以前我每次觉得无法再撑下去的时候,他的笑脸总是会出现在我眼前,紧接着是他死亡的那一刻,他说让我好好活下去,去帮他看这个世界。现在我已经没有他的眼睛,自然也无法帮他看世界。但是他又给了我一个新的信念——“成为新时代的后盾”。你说,他怎么就是要塞给我目标让我活着?


他原本命不该此,我也应当命绝于此……


既然已成事实,我也无法再多言。至此,我应是已经死去。代替我生命消逝的,是除去生命之外的一切。失去的便就失去吧,跟原本也没差多少。只是每次想起,心还总是会隐隐地疼痛,像是被细细碾过的面粉,被人折腾来折腾去的。


最后我还是什么都没能留下,手中就像抓了一把沙,什么都没抓住。过去我还有记忆,我还能自欺欺人自我催眠活在过去的过去,然而现在我将要丢弃这一切。连同回忆也无法保存着,他也真是残忍。


不过,嘛,算了。这一切,即使是要饮下鸠酒,我也心甘情愿。


所以,请你幸福,带土。


卡卡西叹了口气,放下笔,揉了揉酸疼的手。他把台灯关上,抓起桌上摊开的日记本笑了笑。


“嘛,这也太旧了。该去买一本新的了。”


他拿着日记本从窗户跳了出去。他来到岩壁上,俯瞰了一下木叶,然后结了一个印,一个缩小版的豪火球把手中的日记本点燃。他终是没有那么有决心把它一瞬间烧得一干二净。毕竟他能惦记一个人惦记半辈子。


“……不,也没必要买新的了呢。”


 

FIN


评论
热度 ( 15 )
  1. 梦里浮生一枕凉你们死定啦 转载了此文字
    …………心塞………………
  2. 你们死定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红月当空
    @做一个长长的梦 心塞,给你也看看【诶 顺便不知道为什么脑内一直在循环石崎ひゅーい的夜间飞行……【

© 梦里浮生一枕凉 | Powered by LOFTER